首页 > 女频小说 > 顶级权门:黑暗系病宠

顶级权门:黑暗系病宠

316:大结局

作者: 澄夏


    郗兰夜看着郗云璟慌乱的擦着冷汗,眼底掠过一丝嘲讽。

    郗家,就快要完蛋了呢~

    而白白的朋友,清野、厉旭等人却在为她高兴,清野心中更是复杂难言。

    清璃是他姑姑,偏偏成了那个间接害了她的人,还差点让整个清家为此覆灭,现在想一想都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原闲宠则远远的看着,并没有去掺和属于她的舞台,尽管,现在季魍让他心头涌起一抹威胁。

    女儿控的爹,简直要命呐……

    白白看着季魍含笑的侧脸,这一刻,他不再如初见那般冷酷无情,他会笑,甚至是发自内心的愉悦,就连周身的气息就多了一种轻柔感。

    白白说不清自己心中是什么感觉,若说感动,她若因为这点事情就感动,也不会在郗兰夜手里活这么长时间了。

    可若说没感觉,却也并非如此,她的心,她清楚,季魍的种种做法,都让她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愉悦。

    也许,这场认亲宴,不但季魍高兴,她也是高兴的……

    一夜宴会,白白彻底扬名整个君都的权贵圈。

    从前白白扬名,那是因为天赋,如今扬名,那是因为家世背景,从此以后,她真正成为一个让所有权贵忌惮的名门千金,后起新秀。

    是君都少见的集天赋、家世、权力、财富于一身的名门千金!

    ***

    郗璟梵和柏星云听了郗云璟的汇报后,心一下就跌入了谷底。

    两人都知道,郗家的劫数来了。

    “季魍不会如此放肆吧?怎么说我们都是君都的权贵,就算我们对不起那孽种,他也没理由杀了我们,毕竟她是我生的,我有权处置她的人生。”

    柏星云咬着牙,一脸愤愤不平,一张清雅美丽的脸,莫名多了两分扭曲。

    郗璟梵和她这么多年的感情,又怎会不知她在想什么,怎会感受不到她心中的恐慌。

    伸手握紧柏星云的手,郗璟梵道:“星云,不管如何,我不能拿你做赌注,我也赌不起,我送你离开君都避避风头吧,等没事了,我再接你回来。”

    柏星云猛然瞪大眼睛,看着郗璟梵决然的模样,顿时就双眼模糊了:“不,我怎么能留你一个人!”

    “你都要送我离开了,说明这件事情已经很严重,我们活下去的几率很小,既然如此,我更不可能离开你,我们说好的,生生死死都在一起,你别想把我撇开!”

    “傻瓜……”郗璟梵抬手擦去柏星云脸上的眼泪,眼睛猩红的道:“什么都比不上你活着重要,况且,只要你还活着,我就舍不得轻易死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柏星云拍开郗璟梵的手:“你想也别想,何况你以为季魍真要我们的命,我能逃的过?季魍一个人确实不至于逼得我们无路可逃,可是他背后站着季首领,我根本就无处可逃。”

    郗璟梵闻言,心中的决然倒是松懈了几分,因为柏星云说的对,若只是与季魍抗衡,他就算没有信心保住郗家,但绝对有信心保住柏星云。

    可偏偏,季魍身后有一个季幽月,一旦季幽月出手,天涯海角,他们根本无处可逃!

    半响,郗璟梵叹了一口气:“好,我们一起面对,是生是死,都不分开。”

    柏星云闻言,这才展颜一笑,重重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看着身边的人,柏星云和郗璟梵突然就不怕了,正常吃饭睡觉,不急不缓,除了不出门处理工作,其它一切正常。

    甚至有一种放假后的悠闲。

    一直到两天后,管家急匆匆来报,说季魍带人围了整个郗家大宅,两人的脸色都没有丝毫的变化。

    郗璟梵只道了一句:“知道了。”随后就让管家离开了。

    带着柏星云来到大厅,郗璟梵抬手一挥,一道暗影落在了他面前。

    “人都来齐了?”

    “禀报主子,一百九十八名暗卫全数到齐!”

    郗璟梵点点头,淡淡道:“出去看着吧,一旦动手,一个不留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这分明是要孤注一掷了。

    柏星云握紧郗璟梵的手,郗璟梵回头,目光温柔的凝视她:“星云,怕吗?”

    柏星云轻柔一笑:“有你在,就算是地狱,我也不怕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!好!那我们就去会一会季首领手下的一大猛将!”郗璟梵大笑一声,牵着柏星云就朝着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等季魍和白白一路毫无阻拦的来到郗家门前的花园,郗璟梵和柏星云已经站在那里,一副恭候多时的样子了。

    季魍目光一冷,走上前,冷酷的声音自薄唇溢出。

    “郗家主和主母倒是好心性,大难临头还如此镇定,也难怪对自己的亲生女儿都如此狠心,看看你们自己的孩子,你们都不曾为其考虑一二,就知道你们根本不配为人父母!”

    明明知道大难临头,郗家竟然没有安排自己的子女离开,郗璟梵和柏星云两人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,看起来情比金坚,动人至极,实则却自私自利,枉顾子女性命!

    郗璟梵和柏星云面色一变,郗璟梵冷脸道:“季长官今日前来,该不会是为了干涉我们郗家的家务事吧?”

    季魍冷笑:“不管当年如何,白白都没有错,这么多年白白在郗家所受的委屈,今日我就一并帮她讨回来,我给你们一个以死谢罪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在来之前,其实季魍已经跟白白商议过了,了解了白白对郗家不仅没有感情,甚至打算毁了郗家,毁了柏星云和郗璟梵后,他才做出上门讨债的举动。

    否则,他是不会这般大张旗鼓的上门的,郗家不足为奇,可白白的感受,他却不能不顾虑。

    好在,白白不愧是他季魍的女儿,心性之强大,叫人欣慰。

    郗璟梵目光冰冷的看着季魍,丝毫不示弱的道:“机会不用你给,谁死谁活还不一定。”

    语落,郗璟梵抬手一挥,一群身上绣着白色蔷薇花标志的暗卫现身,将季魍和白白一群人团团围住了。

    对方一百九十八人,和季魍带来的一百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
    不过,有些事情可不是人多就胜算大的。

    季魍面色不变,甚至连多余的表情都没有,似乎懒得继续跟郗璟梵这样脑子有洞的人浪费唇舌,拉着白白往后方空位处一站,身边那一百名下属就齐齐出动,和那些暗卫打了起来。

    一出手,郗璟梵和柏星云的脸色就变了。

    因为仅仅一个照面,他们就感受到了季魍带来的这群人的恐怖实力。

    竟然全都是两百级实力以上的异能者!

    这简直……逆天了!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!……”郗璟梵大惊。

    要知道,君都尽管强者云集,两百级的强者也多见,可是手底下有这么多两百级以上实力强者为属下的,却少之又少,甚至他都不曾见过。

    一般君都的一级权贵家族,两百级以上实力强者的下属,能有二十个已经算是顶级配置了!

    而且关于季魍的实力背景他也是调查过的,他手里虽然强者云集,可是平均实力根本没有这么高。

    这到底是从哪里冒出那么多恐怖高手的?!

    难道是……

    想到这有可能是季首领出手帮忙,郗璟梵的脸色就越发难看了,甚至渐渐失了血色,苍白无比。

    柏星云的面色也好不到哪里去,不过想到身边有郗璟梵,她多少还能保持镇定。

    “璟梵……”柏星云轻唤一声。

    郗璟梵回过神,安抚的拍了拍柏星云的手,牙咬切齿的看向季魍:“季首领竟然增援你,他可是一国首领,难道也要枉顾君都的法律,对我郗家动手?”

    “他根本没有理由!这不过是我们郗家的家事,就算我们待白白再如何不好,白白也始终是星云所生,是星云的孩子,这天底下哪有弑母的儿女,季长官难道想要让白白背上弑母的罪名吗?!”

    季魍好似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,素来面部表情甚少的他,难得为了白白多了很多表情。

    只见他嘲弄一笑:“律法?君都是君王的,君王就是律法,在绝对的力量面前,一切都是废话,更何况,这些是我季魍的属下,可不是主子的手下,你想以此为借口,怕是找错方法了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白白弑母这个问题,你放心吧,白白怎么会弑母呢?就算她想,我这个做父亲的也不会答应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白白,她只要负责开心快乐,肆无忌惮就好,至于报仇,自然是我这个做父亲的来,从我认她那天起,我季魍就是她手里的刃!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别说郗璟梵和柏星云心口一震,就是打的火热的一群下属们,也一个个精神一震,下手越发狠辣快速起来。

    自家老大都如此给力,他们这些做下属的可不能让老大在女儿面前丢了脸。

    毕竟……

    升级女儿奴的季魍,惹不得,惹不得啊!……

    郗璟梵沉默了,正如别人理解不了他和柏星云的爱情,如此自私一样,他和柏星云也是理解不了季魍如此女儿奴的……

    一时间,两边大佬集体沉默,只留下中间一票人在打的火热,漫天能量中,鲜血肆意,一个接一个的倒下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当夕阳斜下,漫天红霞映照满地鲜血,站着的人还有数十人,可再也找不出一个身上秀有白色蔷薇花的暗卫。

    郗璟梵闭了闭眼睛,下一秒,陡然推开柏星云,一个闪身就朝着季魍逼近。

    那速度快如闪电,可偏偏,在季魍眼里,却成了慢动作。

    他抬手随意一挥,郗璟梵整个人就犹如断线的风筝般飞了出去……

    明明是绝杀,偏偏才出招,就被秒杀。

    很好,很强大。

    白白笑盈盈的在心中评价。

    她虽然早就知道季魍的实力,可直到现在她才确定,季魍的实力比她所查到的还要强大太多。

    三百五十二级异能者,强大到无法想象……

    “璟梵!……”柏星云目眦欲裂,快速朝着郗璟梵跑去:“璟梵……璟梵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看着郗璟梵嘴里不断涌出的血,柏星云的眼泪顿时如断了线的珍珠,一颗颗滴落,颤抖的拿出治愈丹药,想要给郗璟梵服用,却被他一把抓住了手臂。

    “没……没用的,我……我的……五脏……六腑……已碎……你……对……对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郗璟梵有很多话想要对柏星云说,可偏偏,他的五脏六腑早已被季魍震碎,连说话的能力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勉强说完这些话,他就闭上了眼睛,停止了呼吸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可以……不!璟梵?璟梵!……啊!……”柏星云抱着郗璟梵大哭起来,伤心欲绝间,她疯狂的大吼一声,朝着季魍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那决然的姿态,根本是想要跟季魍同归于尽。

    可还不等她靠近,也无需季魍动手,身边的一个下属就一支冰箭,精准的穿透了柏星云的眉心,让一切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看着满地的尸体,看着柏星云和郗璟梵这两个自己视为半生的仇人,就这样被干净利落的解决了,白白说不清心中是什么感受。

    只觉有些……难受。

    当然,这种难受不是因为柏星云和郗璟梵的死亡,而是因为,自己挣扎了十八年都没能灭掉的仇人,就这样在顷刻之间被季魍这个后来居上的父亲给解决了。

    这种滋味,有些感动,有些憋屈,又有些……甜。

    季魍见白白似乎在发呆,以为她多少心里有些难受,想了想,抬手摸了摸她的头,柔声道:“别难过,这些人不值得,你有爸爸一个人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这般彪悍霸道的宣誓,让周围一众属下很想问一问自家主子,您是不是打算毁人设?

    白白也没有解释,乖觉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完了,补充一句:“他们生前如此相爱,作为补偿,就把他们分开葬吧,从此天南地北,参商永离。”

    为了爱情,这两人可以自私到背弃子女,这么轻易就死了,以为就能除去她心中的仇怨?

    没那么简单呐~

    她要让他们就是死了,也继续还债,越怕什么,就越给他们什么,让两人到了地府,也无法相守!

    季魍见此,安心了,当即就应道:“这主意不错。”

    随即想到郗家那群子女,又问:“那郗家那些人你打算怎么处理?”

    白白幽幽一笑:“留着吧,没了郗璟梵和柏星云,郗家这群不成气候的,活着可比死了还要痛苦。”

    至于郗兰夜,她其实也从未想过要郗兰夜的命,只是想要和郗兰夜平起平坐而已,让他再也威胁不到她。

    如今,目的已经达成了,自然没必要不死不休。

    季魍自然没什么意见,甚至心中觉得自家女儿不愧是自己的女儿,这处事的方法都和自己一个样,太善良了!……

    若是属下听到季魍此时的心声,绝对要齐齐抽搐不止,善良?

    自家主子身上有善良这个词吗?他们怎么不知道?

    果然,有了女儿以后,这思想都是偏的!……

    ***

    郗家一夜消亡落败,震惊了整个君都。

    倒不是因为郗家的落败,而是因为季魍那护犊子的狠劲儿,生生震动了太多人。

    谁都没有想到,素来冷心冷清的季魍,竟然会变成如今这般护犊子的女儿控,简直宠女儿宠的没有是非对错!

    自从郗家退出权贵圈后,季魍在宠女儿的道路上就越发张狂,越发两眼摸瞎走到黑了。

    但凡谁惹了白白不高兴,还不等白白自己开口,季魍就已经把人悄无声息的给处理干净了。

    白白不过说了一句,季家被人住过,季魍就大刀阔斧的买地修建宅院,为白白盖了一座美丽的水晶宫殿!

    白白想吃什么了,不远千里,不惧艰难的,季魍都能给她变着法的弄出来。

    简直就是宠的毫无底线,毫无下限!

    当然,只除了一件事情。

    对于这件事情,君都一众权贵倒是乐呵呵的搬着小板凳,等着看戏了。

    先是看了季魍毫无下限的宠女路子,现在接着看季魍为了不让自己恨不能含在嘴里的女儿被猪给拱了,那是软的硬的,冰的冷的,十八般武艺全都用上了。

    阻拦,不让云彧靠近白白。

    抢云家的生意,给云彧警告。

    找云彧练武,美名其曰指点,却把云彧打成了猪头。

    那简直是在阻挠的道路上,无所不用其极。

    白白对此,那是听之任之,也不插手,就这么旁观着。

    有时候还会搬着小板凳招呼一众季家的佣人和暗卫们,吃着点心,嗑着瓜子的看季魍和云彧这对翁婿过招,小日子过得那叫一个开怀,畅快!

    郗兰夜则自从郗璟梵和柏星云死后,就整个的低调沉寂了下来。

    不过郗家的落魄对他根本没有影响,本来郗家之所以能站到如今的位置,就是因为郗兰夜,现在郗家倒了,他自然是不受影响的。

    郗兰夜还以哥哥的身份拜访过季魍,不过显然,季魍有多不待见云彧,就有多不待见郗兰夜。

    郗兰夜尽了礼数后,也不多纠缠,笑盈盈的就离开了,该干什么干什么去,也不找什么麻烦。

    如此,倒是让白白越发看不懂了。

    她这一生,大概都看不懂这个亦正亦邪,危险多变的变态哥哥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的推移,云彧很少能和白白相处,因为季魍的阻挠,云彧倒是莫名其妙的,就和郗兰夜说上了话,相处起来,关系也比以前好太多。

    这大概就应了那句话,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。

    两人都被季魍隔离,自然有种同病相怜,同仇敌忾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季魍这老头子不好对付,你就打算这样耗着?”郗兰夜悠然的喝了一口茶,唇角含笑的看向对面坐着的云彧。

    丝毫没有把一个看起来二十七八的美男子,说成是老头子的变扭感。

    云彧唇角微勾,妖异的银瞳对上郗兰夜的视线:“你又闲不住了?”

    郗兰夜很是优雅的耸耸肩:“没办法,这日子太无聊,再不找点乐趣,会把人逼疯的。”

    云彧眸光一动,轻笑:“要不你帮我把我的岳丈大人引开,我趁机悄悄带着白白去把结婚证打了?”

    “你倒是想得美。”郗兰夜放下杯子,话音一转,又改口道:“我有什么好处?”

    云彧银瞳里的光泽微微深幽了几分,多了一丝莫测的情绪:“我听说你对时空穿梭机很感兴趣,正好我也是,不如我们合作?”

    “这是双赢,可我感觉依旧吃亏,毕竟双赢跟帮你结婚是两回事。”郗兰夜散漫的道了一句。

    云彧轻笑:“那如果我告诉你我得到了一块能够引发磁场变异,空间松动的磁牌呢?”

    郗兰夜闻言,神色一肃,坐直身看着云彧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我前段时间修炼的时候,在君临大森林外围的地方捡到了一块磁牌,那磁牌残留一缕魂,它说帮它找齐了散落的零件,就可以打开时空大门,任意穿梭任何位面。”

    “你信?”郗兰夜挑眉。

    “信不信不是事,你不是无聊吗?这样有趣的事情,不是正中你的下怀~”云彧满含深意的一笑。

    一时间,两人对视的目光中,多了几分和谐的默契……

    交易达成,果然不出三天,季魍就因为有事在身,不得不离开君都,给云彧钻了空子。

    云彧当即就趁着季魍不在,带着户口本,翻墙去找白白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看着大门不走,走偏门的原闲宠,白白笑得一脸乖觉肆意:“原来也有你招架不住的人。”

    原闲宠笑意敛涟道:“面对岳丈大人,打也不是,骂也不是,杀更不是,最明智的选择就是听之任之,这不,他上有政策,我就下有对策,来执行我的对策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对策?”白白倒是多了几分好奇,只觉得这翁婿大战越来越有意思了。

    原闲宠笑得越发灿烂了,伸手挥了挥手上的户口本,一双银瞳变得格外温柔。

    “走,媳妇儿,我们去扯证!”

    白白眼角一抽,尽管觉得此时的原闲宠有些……中二,可是不知为何,她却不想拒绝。

    展颜一笑,那笑容格外的美好,竟与窗外的日光相互辉映。

    她好似听到了自己清润又肯定的笑音……

    “好。”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顶级权门:黑暗系病宠》,微信关注“优读文学 ”,聊人生,寻知己~

    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© 2019 http://xiejob.com/ All rights reserved.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

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