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科幻小说 > 黄河鬼棺

黄河鬼棺

第二十章 湛江1

作者: 南派三叔

    

    火车经过湛江后,不知道什么原因,紧急制动,停在了猫子岭的穿山隧道口子上,旅客们竞相将头探出窗外,想看看前面出了什么事情,可惜乌云遮月,前后望去,一片朦胧,好像处在一处诡秘的世界。

    等了有十几分钟,车还不见开,旅客就有点按捺不住,开始咒骂起来,少爷也很不耐烦,对刘刚道:“我说你这个乘警他娘的是吃白饭的,还不给我们两个首长去探查探查,等着老百姓造反啊。”

    刘刚也不知道前面的情况,通道里又挤满了人,只好打开车门,对着前面吆喝,前面几节车厢传来话,都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我寻思着这事情有点怪了,按道理,临时停车,车里会广播两次,可是我们刚才都没听到,我和少爷在那里胡吹蛮侃的,说不定会听漏,但是王若男心细如丝,不可能会疏忽这样重要的广播。

    话说回来,最起码,火车也不应该停在隧道口子上,这里就一条铁路,去寿光、北京、哈尔滨、西安、乌鲁木齐车都是这里经过的,再等下去,耽误一桩子买卖。

    刘刚觉得事情可能不对,招呼我们先坐着,他自己到车头那里去看看。少爷正呆不住,就说一起一起,这一路过来脚都伸不直,正好活动一下,呼吸呼吸新鲜空气。

    我们从车上跳下来,刘刚打着大号的手电,沿着铁轨走到车头,发现是前面靠山的山壁塌了,有什么东西压在铁轨上,我们走上前去查看,发现从山壁上塌下来大量的枯树枝,裹在石头和泥里,看样子是小型的泥石流塌方。

    少爷在后面捅了他一下,轻声道:“刘刚,怎么样?向首长汇报一下,这里坍成这样,这火车还能开吗?”

    刘刚摇摇头道:“开你个头,都坍成这样了,是重大事故,得赶紧给铁路局打报告,这事情麻烦,恐怕没一天时间还清理不干净。”

    我听了暗骂一声,我们每一分钟都很珍贵,哪里还有一天时间好浪费,忙问他,那车上的乘客怎么办?

    刘刚道:“要不就下车步行到前面的镇子,然后在那里等救援的车,要不就在车里等。反正车上有饭吃。”

    我抬头看山上,漆黑的万丈高崖犹如猛兽的利齿,灰色的烟雾弥漫,只是似有似无的,好像一处山堑处,有几盏灯光,正在闪烁,不知道是什么人在那里。

    我盘算了一下,要是等一天时间就和汽车一样,太不值得了,就对刘刚道:“如果从这里步行去你说的那个渡头,需要多少时间?”

    刘刚盘算了一下道:“大概得走四个小时,如果山路好走的话。”

    我回头对少爷道:“咱们没时间和老刘在这里喝西北风呢?赶紧撤吧,”

    刘刚还觉得奇怪:“你们三人怎么回事情,赶着去投胎了还是咋了,急成这样。”

    少爷道:“那可不是,如果不抓紧时间,咱们可就真投胎去了。”

    我们回到车上,刘刚就把这消息一宣布,车上哗地就开了锅了,有的大叫退票,有的就骂娘,刘刚见惯了这场面,对他们道:“要退票的到前面去找车长,我这里不给腿的啊。”

    那些哗一声就下去办,就往车头跑去了,我笑道:“你小子够损的啊,这事情就推给你们车长了?”

    谁叫他一个月多拿五块四啊,那是他的事儿。刘刚道,让我趁着这时候快收拾行李,不然等一下车长下来命令,谁也不能下车,那我们就走不了了。

    我们搬起行李,正准备下去呢,忽然我们后面座位一黄牙中年人突然叫了一声,“几位等等。”

    我一看不认识,以为他认错人了,没理会他,给刘刚抱了拳,道:“兄弟,我可走了,谢谢了。”说着和少爷他们就跳下火车,刘刚给我指了方向,我们一路快走就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刚跑了没几步,后面又有人叫:“几位等等!”

    我回头一看,那黄牙竟然提着他自己的行李跟下来,一直向我们追来,少爷奇怪起来,道:“这人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我道:“别理他,这里大江南北的人都有,骗子多,咱们各走各的。”

    我们不理会他的叫唤,他却在后面一溜小跑地跟上来,一下跑到我们边上,道:“我说你们几位是听不见呢?还是咋了?怎么不理人呢?”

    少爷说:“你干啥的啊,我们又不认识你,干啥理你啊。”

    那黄牙一听,乐着道:“我理解你,不过有人叫你们啊,有时候说不定也是好事情,你们至少也应该答应一声啊,我一个人,你们三个人,拉不长捏不扁你们,你们怕我做什么啊?”说着就递烟过来。

    少爷是个烟鬼,一看烟手就忍不住去接了,放在手心里敲了敲,黄牙又给我,我问那黄牙道:“你别来这一套,你有什么事情快说。”

    那黄牙道:“我刚才车上听着你们说话了,你们不是去前面那沙填峡口子吗?我正好也有急事情赶着去那儿,正想着一个人走山路不安全,正巧你们也是去那儿,就想搭个伴。”

    我看着他的样子,也不知道说的是不是实话,不过他一个人,也拿我们三个人不能怎么样,就放下心来,道:“那行,我们还怕找不到路呢,那咱们就跟着老哥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说,好说”他忙点头。说着还要帮我提东西。丫头狡猾得很,马上把东西递给他,就嘴巴甜着叫二大爷。

    我们是先顺着铁路走,铁路的边上有路肩,比较平坦,我们走得还算ok,但是山路的转弯太多了,而且还要过隧道,隧道里那是一片漆黑,你就想不到那是怎么一个情形。

    四个小时过得很快,不久我们看到了前面的灯光,村庄已经到了。

    还真是幸亏了黄牙的带路,我们才能这么快走完这一段,期间他带着我们走了很多的小路,避开了危险的那几段,不过在一片漆黑里我们也完全弄不清楚到底哪里是哪里。

    我们跟着黄牙进入村里,他问我们几个有没有地方睡觉,不妨就到他那里去睡,我说不用了,找个小招待所就行了,他道:“找什么,要有招待所我就不把你们带我家去了,这方圆十几里,那个穷苦你就没看见了。你们如果不到我家,那就只能睡大街。”

    我一看手表,没办法,半夜了,如果要是真一晚上不睡,那我们明天啥也不用干了。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© 2019 http://xiejob.com/ All rights reserved.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

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