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科幻小说 > 黄河鬼棺

黄河鬼棺

第四章 曾经失落的文明1

作者: 南派三叔

    

    我低头看向手中的青铜古剑,不错,这把被少爷称之为神兵利器的古剑,表面上看着是青铜所铸,但实际到底是什么材质?众所周知,青铜器绝对没有普通的钢铁坚硬,打造出的兵器也带有铜特有的柔韧性,绝对不会像我手中的青铜古剑这样寒光闪闪,锋利无比,甚至就算是现代工艺下铸造的兵器,也绝对不能和它相比,并且,数千年之久,它依然保留着原本的锋利。

    我想不明白,现在有什么法子可以保证让某种金属保持千年不锈蚀?

    黄智华不无讽刺地笑:“你也发现了?你手中的青铜古剑事实上并不是青铜器?”

    我点头答应了一声,这柄青铜剑我早就研究过,它绝对不是普通的青铜器,但问题是……它的表面和普通的青铜器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“这样的墓室,就算是用现代化的技术,用大型起重机、搅拌机等等,又需要多少财力物力?还有这些石雕,那个不知道该如何控制的机关?”黄智华说话的同时,忍不住就伸手抚摸旁边的一根石柱,这些精明的石雕花纹,如果拿出去,只怕会让这个考古界疯狂。

    我呆了呆,一直以来我都震惊于古墓气势恢宏,却从来没有深究过这个问题,不错,这样的古墓——修建需要多少人力,而在古代没有现代化的技术,它是如何修建完成的?古墓的机关,如何能够千年不坏?

    那星空背后的雨夜图,还有雷电等自然现象,是如何模仿而成的?我们比谁都明白,这里绝对不会真的有雷电等自然现象。

    黄智华又说,刚才的石门,应该是感应式的启动,他虽然不明白原理,但有一点他知道,那就是现代化的科技只怕还无法控制这样的石门千年不坏,还能够正常地开启。

    我打了个寒蝉,他到底想要说什么?

    他转过头来看着我,突然诡异莫名地笑了笑,低声说:“难道你们还不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明白什么?”少爷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涿鹿一战,并不是中原民族的另一个开端,而是某个文明的覆灭,华夏子孙不过是在战乱的废墟上俯伏着艰难爬行,捡起了其中一点点的文明,重写谱写新的序章……那该死的老头说,那个时代,也许是个多种族存在的世界,所以,涿鹿一战,败的固然是全军覆没,而胜利的一方只怕也是赢得很不容易,甚至可能是两败俱伤。那个时代的文明,几乎全部覆灭了。而后,如果你们学过历史,都应该知道曾经有过那么一场的大水,也就是历史上有名的大禹治水,但是,这个水灾是从什么地方来的?”黄智华说到这里,停了下来,转头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难道那场水灾还和这个有关?”我不解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根据那个老头的说法,就是黄帝和蛰尤大战造成的黄河水患,到底如何,我也不清楚。”黄智华皱玫道。

    “那个大禹和黄帝好像不是一个年代的,而且还不是差了一年两年吧?”我不解地问道,历史虽然有偏差,但也不至于差那么多啊!

    黄智华愤愤地骂道:“鬼才知道历史的真相到底是什么,但有一点,我现在可以证明,那就是那老头的话也不是无的放矢,也许他说的对,黄帝和蛰尤的那场大战,只是种族之争。而且在这个之前,人类的文明曾经有过一个难以解释的高度发到,而那场战役过后,导致的结果却是,人类的文明开始后退。”

    我的心砰砰乱跳,人类的文明曾经高度发达……这怎么可能?

    一直没说话的少爷突然摇头道:“历史上四大文明古国,都有着一种让人无法解释的自然现象,比如——埃及的金字塔,我不相信古代人如何能够修建那样庞大的墓室,就如同我现在也无法相信,这座地下宫殿般的墓葬,乃是修建在数千年前,老许,你相信吗?”

    我点头,如果这座庞大的地下墓葬有朝一日见得天日,那么也绝对不让埃及的金字塔独美与前。

    黄智华抬头看着墓室甬道顶部,同样是用雕刻着繁杂花纹的纯白色石板铺成,气势恢宏中透着一种压抑的诡异,他接着说道:“我查过很多关于黄帝与蛰尤的历史,传奇中,黄帝本姓姬,由于发明了轮子的车子,后辈人为了纪念他,所以有了轩辕这个姓氏,但是,很多古籍上面都记载了,他……是个四面怪物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我不解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是个怪物,有着四个脑袋,四张不同的脸面分向东南西北四方……”黄智华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我脑子里轰隆一声,四面怪物?那张古印不就是如此?难道说,那个古印居然是黄帝遗物?想到这里,我不由自主地毛骨悚然,感觉好像坠入了万丈深渊,历史的真相到底是什么?

    “我所知道的也只有这么多,很多事情,该死的老头并不愿意多说,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故弄玄虚。”黄智华无奈地叹了口气,然后又道:“不过,他隐约透露出来,好像南爬子一脉为了追查这个所谓的历史真相,几乎每一代的人都将老命送进古墓中,直到他这么一代,才算多少摸清楚了一点关于影昆仑风眼的传闻。”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,那个该死的南爬子老头早就知道影昆仑风眼中葬着的人物不同凡响?”我心中憋着一把火,,他自己为什么不下来,偏偏要我们这些外行进来?不知道为什么,我心中升起一股邪火,要是丫头有个三长两短,我就用他的脑袋祭祀丫头的亡灵,我一定要将他的尸体丢进黄河陪葬。

    “如此说来,黄河眼里的那个……”少爷似乎想到了什么,震惊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去的广川王陵,可能就是黄帝的墓葬,而黄河眼里埋葬的,有可能就是蛰尤,那方古印不是镇河印,而是镇压魔王的。”黄智华叹了口气说道,我突然心中一动,想起在上面的时候那个自杀的老头留下的几行字,难道说他也发现了什么——

    影昆仑破,黄河眼干,鬼棺开,魔王现?

    而现在,我们在影昆仑风眼里,如何才能够破?破了又如何?我不想追查什么历史的真相,但是我想或者出去,人生苦短,我不想将我的肖白白地葬送在这里,给某个数千年前的死人陪葬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是什么?”突然,少爷拉了我一把,结结巴巴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我还没有从刚才的震惊中反应过来,心中有点模糊,似乎抓住了某样东西,仔细去想,偏偏什么也想不起来。我一边说话,一边慢慢顺着甬道向内走去,速度快不快,不,应该说是很慢,因为一路上少爷都对那些大石柱子上的雕刻研究半天。

    “好像有个人……”少爷结结巴巴地指着前面说道。

    “人?”黄智华和我同时大吃一惊,顺着他指的方向看了过去,只见在前面的一根大石柱子背后,露出一只黑色的鞋子,隐约看着好像趴在地上的。

    这地方会有人吗?我心中大惊,向黄智华使了个眼色,三人放轻脚步,走了过去,越接近越是看得明白,那应该是一双旅游鞋。

    “那是……丫头的鞋子。”

    “丫头?”少爷闻言,快步抢了过去,我怕少爷莽撞闯祸,也忙跟了过去,毕竟这地方有着太多的诡异。当转过柱子,我顿时就傻了眼,天——那确实是丫头的鞋子,不光鞋子,还有水靠、防毒面具、背包等等,都端正地放在石柱的背后,但是丫头的人却不见踪影……

    “丫头……”少爷忍不住惊呼出来,声音在空荡荡的墓室甬道内回荡着,嘶哑难听。

    我看着黄智华,他也正好向我这边看过来,丫头居然比我们先一步跑进墓室来,但是她人呢?她的东西都在这里,不——不可能,在这样的墓室内,丫头不可能连手电筒都丢了,我已经看到少爷从丫头的背包内翻出了手电筒等东西,应该说,丫头身上所有的东西都在这里,她居然把随行的工具、武器全部丢了?

    难道说,她已经不需要照明工具了?在这漆黑的地下,不需要照明工具,那就只有一种可能,她已经死了?

    我被自己的这个推理吓得打了个冷颤,忍不住四处看了看,墓室的甬道已经快要到尽头了,前面就是两扇石门,同样雕刻着麒麟与那少女的浮雕,雕工精湛无比,也许……真正的墓室就在前面?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© 2019 http://xiejob.com/ All rights reserved.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

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