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科幻小说 > 黄河鬼棺

黄河鬼棺

第四章 曾经失落的文明3

作者: 南派三叔

    

    我拔出青铜古剑,犹豫着要不要插进槽口内,刚才黄智华插入军用刺刀的情景我们都看到了,而且他的军用刺刀应该是被强烈的电流融化了,连渣都没有剩下,要是青铜古剑插入槽口,最后也被电流产生的高温融化,上古神兵利器岂不是毁在我手中?

    但转念一想,要是不能打开墓室的石门,我们能不能活着出去都成问题,而且丫头如今生死未卜,古董……宝剑……上古神兵利器,又关我什么事?想到这里,我径自举着青铜古剑,缓缓地插进麒麟浮雕口中的槽口。

    看着青铜古剑一点点地没人麒麟浮雕口中的槽口,我心中升起一种怪异莫名的感觉,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儿,百味纷杂,以及莫名的惊恐……

    由于怕像刚才一样麒麟浮雕产生大量的电流,我在将青铜古剑插图槽口后,拉着少爷慌忙退后了几步。但是,出乎我的意料,这一次麒麟浮雕并没有产生大量的电流,石门内部传来“咔嚓”一声轻响,好像有什么东西掉了下来,接着,原本已经被我插入槽口内的青铜古剑居然缓缓地退了出来,似乎里面有着什么阻力,将它推出。

    “啪”的一声,青铜古剑掉在地上,我慌忙从地上将青铜古剑捡了起来,用力地抓在手中,不知道为什么,当我握着这柄青铜古剑的时候,心中就有一种安全感。

    “看样子我们赌对了,石门打开了……”黄智华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果然,在青铜古剑掉在地上的瞬间,原本严丝合缝的石门,缓缓地裂开了一个口子,但没有像开始的那个大门一样完全地向两边打开,我抓着青铜古剑,缓步向石门走去,一步……两步……

    短短的两步路,我的背心却再次被冷汗湿透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,心中紧张得要命,全身的神经绷得死死的,处于快要崩溃的边缘。我用青铜古剑抵在石门上,用力地推了一下,“吱呀”一声,尘封了数千年的石门,就这么被我推开了,真看不出来,经历数千年之久,这石门内部居然一点没有坏。

    少爷站在我的身边,首先用手电筒对着里面照了照,这里果真是墓室了,手电筒的光柱并不亮,影影绰绰地可以看到前面似乎有着楼台亭榭,只是一时之间却看不清楚。

    我全神贯注地看着前面,却没有留意脚底下。猛然,我的脚下似乎踩到了什么圆的东西,脚下一滑,差点当场摔倒在地上,幸好黄智华拉了我一把。

    “什么东西?”我忙看向地上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这不是丫头的镯子吗?”少爷举着手电筒,照在石门入口的地方,两截断了的玉镯,掉在地上,由于这是古代的玉镯,整体都是浑圆形态,如今锻炼开来,被我踩着难怪滑得很。

    这确实是丫头的镯子,我记得很清楚,那天晚上南爬子老头找我喝酒,将一对古玉镯子送给了丫头,丫头非常喜欢,一直戴在手中。只是如今怎么碎了,掉在这里?我更担心丫头,弯腰去捡地上的镯子,就在这个时候,借着少爷手中微弱不明的手电筒光柱,我清楚地看到,在门背后面,居然有一双绿色的小脚……

    我背脊上冷飕飕的,猛然站直了身子,黄智华和少爷都不解地看着我,我冲着少爷做了个手势,指了指门后面。

    黄智华的军用刺刀已经报废,取出枪握着手中,我小心地转过石门,重重地一脚将石门踢开,差点就将我的脚指头都踢烂了,然后,少爷一步抢了过去,举着手电筒对着门后照了过去。

    墓室的门背后确实是有人——现在我们已经看得清清楚楚,但是,那不是真人,而是一个假人,看着像是用皮革做成的五六岁的孩童模样,神态娇憨得很,脸面之上都涂着颜色,数千年之久,依然是栩栩如生,丝毫没有褪色。身上穿着绿色的棉袄,脚下穿着绿色的绣花小鞋子,当然,它身上的一切都不是布料做成的,否则,恐怕早就腐烂不堪了,岂能够保存到现在?

    我们三人都不由自主地松了一口气,我这才感觉到,我的手心里湿漉漉的。少爷半天才低声问,这算什么意思,弄个假人站在门背后面?

    我心想谁知道呢,古代人的思想和现代人是不同的,也许是小孩躲猫猫?但是一念未了,原本被我重重地一脚踢了过去的石门,居然无声无息地关闭起来,然后我听见石门上传来“啪嗒”一身,似乎有什么东西上锁了。

    “不好……”我已经明白这个假人的用处,设计这个墓葬机关的人就是想要我们发现石门,然后转到门背后面,注意力被假人吸引的同时,关上石门,将我们困死在里面。我一边想着,一边转首看向石门的另一半,在那一边的门背后面,也有着一个皮革做成的假人,不过这边是一个绿衣男童,那边却是一个红衣女童,年龄都在五六岁左右,大概这就是古墓中陪葬的童男童女?

    少爷已经一个箭步抢到石门前,想要看看还能不能打开石门,但是,这个石门的外面还有凸出的浮雕,里面是打磨得很光滑的石头,连把手的地方都没有,石门早就严丝合缝地死死关闭,哪里还能打开!

    少爷埋怨我不该那么大力地踢石门,我心中也明白,这是石门自动关闭,必须转到一定的角度,如果没有我那么一脚踢上石门,大概它是不会关闭的,但是——这个机关的设计者在石门的背后弄了两个假人,吸引了我们的注意力,在这样的情况下,我们都会不由自主地关闭石门来研究石门后的假人,如此一来,石门就会顺理成章地牢牢关闭锁上。

    但是,错已经造成,现在后悔也来不及,黄智华安慰少爷说,没事儿,大不了等下用炸药将石门炸开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说不能使用炸药的吗?”少爷嘟囔着抱怨。

    “不要说了,先找丫头要紧。”我心烦意乱,忍不住又看了一眼那个绿衣男童,总感觉……有什么地方不对劲,猛然间我想了起来,刚才在水台上的时候,曾经远远地看到一具浮尸,那不就是眼前的这个绿衣男童?

    对了,我姥姥给我讲的那个故事——六十一年前的黄河眼干枯的之前,曾经有个小孩,穿着绿色的棉袄,四处喊着,黄河眼要干枯了,让大家储备清水……

    难道说,那个绿衣小孩,就是眼前的这个绿衣小孩?它没事还能够溜出古墓去透透气,溜达溜达?

    我被自己的这个想法惊呆了,再次看向那个绿衣小孩,总感觉它有说不出的邪气……

    “老许,你过来看……”黄智华叫我。我忙收敛心神,不再理会那个假人绿衣小孩,转身向黄智华走去,就在我转身的瞬间,我眼角的余光看到,绿衣小孩的嘴角,居然扯出一抹狰狞诡异的笑……

    我吓得背心冷汗直冒,再次看向绿衣小孩,它依然直直地站在那里,一动也不动,哪里有什么狰狞诡异的笑了!

    “老许,快过来!”少爷也急促地叫我。

    我顾不上绿衣小孩,忙快步走了过去,这个墓室比我们想像中还有庞大,从这边是看不到那边的,估计——长度大概有二十到三十米,一排排的雕花石头大柱子从中间撑起,抬头向上,高度也有七八米高,顶部是打磨得光华无比的纯白色石头铺成,而在天花板上,镶嵌着一点点的寒光,好像是镂空形状的。

    “这是星空图……”黄智华眼见我打量墓室顶部,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,确实是星空图……”我点头,虽然手电筒的光柱让我只能看到墓室顶部的一部分,但是我依然一眼就看了出来,那确实是星空图,这些镂空雕刻的亮点,绝对不是现代工艺的抽象派艺术品,而且标准的星空图,我想到在上面的时候,那个雨夜星空图背后的金色少女图像,忍不住举着手电筒四处乱照。

    但是我失望了,这里只有纯粹的星空图,并没有少女的图像,那个雨夜星空图并不是这里的发射,而是另外形成的。

    我收回目光,开誓处打量,这里的一切都是那么的气势恢宏,中间有着一排排的建筑物,由于隔着远,一时之间看不清楚。我看了一眼黄智华,正好他也看向我,少爷毛毛躁躁地就要跑过去,我忙拉住他,低声说道:“小心了!”

    不错,这里虽然有一些我们不知道的建筑物,但是方向与规模,正是八个面,每一个面都有一扇石门,石门都是打开的,从外面可以看到里面的大体形状,四面都用围墙围了起来,八个面,分别八道门户,正好符合了八卦阵的方位。

    围墙大约有四米高,同样是采用纯白的半透明石料修建而成,我不明白,这种石料以前从来没有见过,也没有听说过什么地方有着这种类似于玉石的石料,怎么这里有这么多?铺地的、铺天花板的、建造围墙的、黄河眼里修建棺椁的……虽然那玩意大概不能算是棺椁。

    让我难过的是,整个围墙和墓室的恢宏气势来说,并不算高大,,但问题是,四米左右不算高,偏偏……偏偏就算连个人叠加,也够不着看里面。幸好八面都有石门面下。少爷早就探头探脑地举着手电筒往里面照着,只是由于面积过大,我们看不清具体里面的情景。

    手电筒光柱一照之下,影影绰绰地只见鬼影无数,透着一股子的陈腐气息,压抑在我们的心头。

    我又仔细地看了看石门的入口,没有门,两边都是雕刻着繁杂的石头浮雕,而这一次,这个石头浮雕居然不是麒麟模样,而是一种人身狼面的怪物,竖立在石门口——

    人身狼面——我心中一惊,想起刚才进入古墓的时候,我猛然回头,看到的那个影子不就是人身狼面?难道这里也和广川王陵一样有着什么护棺灵兽?

    “要不要进去?”少爷低声问我。

    事到如今,我们还有退路吗?不进去,墓室的石门已经关闭,难道站在这里等死不成?黄智华手里端着枪,低声对我说道:“我走前面,少爷走中间,老许断后。”

    我答应了一声,将手电筒再次递给少爷,同时抽出青铜古剑,随时准备拼命。

    但就在这个时候,突然一股冷风吹来,虽然身上穿着厚厚的水靠,但还是觉得那股冷风好像一直钻进了骨头缝里,冷到了心里,我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。

    “哪来的风,好冷!”站在我前面的少爷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我回过头看了看,可是四周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,而这里又是在密封的地底下,哪里来的风?我满腹狐疑,却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黄智华嘱咐少爷小心一点。

    我们三人一起走进石门,出乎我们的意料,这个四面都有围墙围着的石门内,居然也是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,唯独距离我们不远处有着一座并不算太高的白玉石台,同样的八面体,一看就向是八卦阵的形态。

    我们三人一步步地向着高台走去,但就在这个时候,原本死一般沉寂的地下世界中,居然传来一声破锣的声音,那声音有着说不出的古怪。

    “什么声音?”我惊问道。

    “好像是锣的声音……”少爷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走在最前面的黄智华突然脸色苍白地一个转身,话也不说,一把拉过少爷,拼命地向墓室的门口跑去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我惊问,他们一跑,我怕落单,自然也只能跟着跑。

    “老许,别问,赶紧走……邪门!”说着他二话不说,拉着少爷拼命地向前跑,但是就在接近墓室石门的时候,我震惊地看到原本静静地站在石门角落里的两个假人童男童女,居然不知道什么时候,直直地站在了门前。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© 2019 http://xiejob.com/ All rights reserved.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

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