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科幻小说 > 黄河鬼棺

黄河鬼棺

第五章 重见天日3

作者: 南派三叔

    

    赵大牛很快就给我们炒了一碟子鸡蛋,另外弄了个小菜,半瓶白酒外加一大锅饭,虽然煮饭的米实在不怎么样,但我们谁也不讲究这个,狼吞虎咽地吃了下去,实话说,我扒拉了一大碗。

    “现在怎么办?”黄智华抹着嘴巴问我。

    我没有说话,跟赵大牛买了包烟,点燃后狠狠地抽了一口,看着眼前的烟雾缭绕,我心中也一样没有底……怎么办,唯一的法子就是再去影昆仑风眼,看看能不能救出丫头来。

    “这地方,不知道能不能买到一些东西。”我叹了口气,低声说道,“不能丢下丫头不管的,总还得去。”说实话,如果可以,我宁愿这辈子都没有来过黄河边……

    黄智华和少爷都赞同地点了点头,找不到南爬子老头,自然一切都只能靠我们自己了。我情不自禁地摸了摸脖子,然后我的手指停在脖子的某个伤疤上,我不禁想起来这个伤疤的由来——那是王全胜死后,我是遇难来了东华镇,而少爷是为了学点东西,收点宝贝也跟了过来。结果,我们碰到了老教授和丫头他们。那天晚上,老蔡带着我们去看黄河眼,再接着——单军死了,死得那么诡异离奇,至今为止,我只要想到他,就不由自主地想起他死后还盯着我看的眼睛……以及脸上诡异的笑。

    后面我们应胡来和王明邀请,去了黄河眼,结果我好像也是被什么东西扯住了,我以为自己必死无疑,于是自己抹了脖子,然后……少爷将我带了出来,那个坐尸老头抓了一把黄沙灌了下去,救了我……

    坐尸老头?

    对了,我怎么把那个诡异离奇的老头给忘掉了,想起他曾经对我说过,警告我不要去魔王鬼窟,那么他应该也了解一点关于黄河眼和影昆仑的事情,也许——可以找他帮个忙。

    我当即小心地把我的想法说了出来,少爷是见过那个坐尸老头的,闻言自然是赞同,黄智华本来是不赞同陌生人知道这件事情的,但一来南爬子老头放了我们鸽子,自己一走了之,二来我们对于影昆仑风眼和魔王鬼窟实在是不了解,无奈之下他也同意了我的建议。

    找赵大牛结了账,询问了一下坐尸老头的住所,就和少爷、黄智华一起出发去坐尸老头家,从赵大牛口中得知,坐尸老头本姓陈,由于和鬼打交道多了,东华镇的人都很尊敬他,一般人都尊称他陈先生,但背后也有一些不以为然的年轻人,称他为陈老鬼。

    我心中暗自叨咕,那位坐尸老头可还真有做老鬼的潜质,但如今我们却有求于他。

    陈老鬼的房子比普通的东华镇的房子更加破旧,两间草房,破破烂烂地立在东华镇的最后面,我沿路又问了几个人,最后终于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中找到了陈老鬼的住所。

    两扇已经腐朽的木门紧紧地关闭着,我心中叨咕这陈老鬼可不知道在不在家,我们可没有时间耽搁了。

    伸手在木门上敲了敲,木门发出“咚咚咚”的回音,还没有来得及等待,门就“呼呀”一声打开了。

    “我就知道你们会来!”陈老鬼还是上次那个模样,给我们打开了门,开门见山的一句话差点把我噎死。

    “陈先生,我是有事请教的!”我也不客气,直接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你们进来吧,我这里还有几个你们的朋友,想必你们也有兴趣见见……”陈老鬼一边说着,一边侧了侧身。将我们让进房间内。

    我心中狐疑,我们在这里哪里有朋友?但当我一脚踏进房间内,顿时傻了眼,南爬子老头正端坐在一张椅子上,而胡来、王明都站在他身后。

    我一见到那个南爬子老头,不禁怒火上升,一个箭步就蹿了进去,逮住他的衣服将他从椅子上提了起来,大声吼道:“老鬼,看看你做的好事!”

    “我说兄弟,你回来了,嘿嘿……”南爬子老头咧嘴而笑,露出满口的黄牙,眼见我握着拳头要打,陈老鬼忙拉开了我。

    我想着我们终究上门是客,如今又在陈老鬼家里,而且现在还有求于他们俩。可不能把事情弄砸了,当即送了手,退后了两步,对着南爬子老头怒目而视。

    黄智华和少爷更是没有好脸色,冷冷地看着他,如果可以,我相信,只怕就算黄智华不出手,少爷也会一枪蹦了他。

    “等下你最好对我们解释清楚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否则,杀了你给丫头陪葬。”少爷狠狠地威胁道。

    “好了,先坐一下吧。”陈老鬼做着和事佬,拉了张长板凳给我们坐下。原本就不大的房间内,多了我们三个人,更是显得狭隘。

    南爬子老头问我,到底是怎么回事?我现在也冷静下来,清楚就算真的杀了这老头,也捞不出丫头来,而当务之急就行先把她救出来。我想了想,把我们进入影昆仑风眼开始,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,少爷和黄智华也在一边补充,偶尔南爬子老头和陈老鬼也插话问个问题。

    南爬子老头对影昆仑风眼感兴趣倒也罢了,我只是不明白,那个陈老鬼好像对影昆仑风眼也非常熟悉,转念一想,我又不禁讽刺地笑了,这个老头在东华镇这么多年,做的行当又是如此古怪,他要是不知道影昆仑风眼,那才叫见鬼了。

    我们说完,南爬子老头的脸色也不好看,站了起来,在本来就不大的房间内来回地走动,沉吟了片刻后问道:“你是谁,丫头……现在的模样,和你们看到的那个浮雕上的古尸一样?”

    我和少爷事实上并没有看到丫头,刚刚走进石门,就被黄智华如同见了鬼一样,拉着就跑,如今被他一问,我们两人忍不住看向黄智华。

    “我不能够确定,那还是丫头……”黄智华深深地吸了口气,陈老鬼递了根劣质香烟过来,他也没有在意,接过点燃,狠狠地抽了一口,然后又道:“我想要知道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为什么你当初一定要将老许和丫头拉进来,难道你早就知道,那个影昆仑风眼眼内的主人,和丫头长得相似……”

    “张师弟,你家历代以来都精通先天卜算,你明明知道他们进入其中会有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,你居然还让他们去?”陈老鬼一直没有开口说话,这个时候却忍不住插口道。

    “师弟?”我顿时就傻了眼,他……叫谁师弟?难道说,这个陈老鬼也是南爬子一脉中人?难道这个南爬子老头居然姓张?

    我猛然想起来,这次我们来到东华镇,陈老鬼很明确地想阻止我们进入影昆仑风眼,尤其是不能去魔王鬼窟,但是——我们却没有听从他的警告,他或者真的知道什么?

    先天卜算,那又是什么东西?算命瞎子的玩意?

    被称为张师弟的南爬子老头深深地吸了口气,半天才道:“如果不是有人已经动了魔王鬼窟,我也不会找他们帮忙,我卜算的结果是——他们三个,是唯一的希望。死局中还有一线活路,余下的,你自己也明白,我们历代依赖,死在里面的人还不够多吗?”

    “统统给我闭嘴,你们在打什么哑谜?”少爷听得不耐烦,大声地打断了他们两人的对话。

    南爬子老头嘴巴动了动,却没有说话,最后还是陈老鬼说道:“你们不要急,这事情得从头说起,先坐下喝口水吧……”

    对于这个问题,事不关己,我也没有多问,陈老鬼解释说——这事情得从他的祖师爷说起。

    不用说,他这位祖师爷爷,肯定也是一位资深的南爬子,但是他和普通的南爬子不相同,精通观风走势,善于寻找龙脉吉穴,平时给人家看个墓地,寻个阴宅什么的,是可以赚钱养家糊口的,所以,他四十左右,传了两个徒弟,就不怎么做南爬子的勾当了。

    这两个徒弟,一个就是陈老鬼的师父,一个就是张老头的师父。

    话说这位祖师爷爷,有一次路过黄河龙滩上的时候,船到中途他突然发现,从黄河内向上看,这个原本看着平平无奇的山川走势,非常的眼熟,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。

    当时他有急事,也没有在意。回去的途中,在好奇心的驱使下,这位资深的南爬子大手笔地租了一条小船,在那条河道附近,来来回回地转悠了几圈,老南爬子越看越是感觉不对劲,这个山川走势,居然……和昆仑山的走势竟然相似。

    但是,这个山川走势必须在黄河内才能够发现,如果单独站在山上看。根本就看不出来。

    老南爬子当即就让小船靠了岸,到山上细细地观看地形,最后他找到了影昆仑风眼的入口,他却没有进入,因为既然是影昆仑,那就不可能是帝王之墓,最多也是皇后的什么墓葬。

    只是他想不明白,如果只是某朝的皇后,为什么不和帝王合葬?就算不合葬,也能找个上佳吉穴下葬也就是了,为什么要费尽心思,劳命伤财地动用大量的劳力来改变山川走势,制造影昆仑风眼?

    要知道,改变山川走势,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一般来说,没有哪个风水师提倡这个法子,而如果……是帝王大墓,为了保全后世子孙永享人间富贵,也许会劳命伤财地改势。只是一般来说,山川走势本身就得接近龙脉,改势就是把接近龙脉的地方彻底改成龙脉。

    可是当初的影昆仑风眼,应该是凭空改势的,如此一来,不知道需要消耗多少地人力物力!

    老南爬子回去后,翻遍了很多的古籍,也没有找到关于影昆仑风眼的任何消息。在好奇心的驱使下,他带着两个徒弟,再次来到了黄河边的东华镇——站在山坡上的甬道看向远处奔腾咆哮而过的滚滚黄河水,他当时就傻了眼……

    这是对势!也就是说,和影昆仑风眼遥遥相对的,应该有另外一处墓葬,但是——那个位置,就老南爬子的眼光来看,绝对称不上是龙脉,而是上古阴煞,再加上处于水中,简直就是困地水牢,如果有谁的尸骸埋葬在这样的地方,那绝对是永世不得超生。

    如果仅仅是上古阴煞倒也罢了,老南爬子在黄河边转悠了大概半个月,终于发现,当初设这个局的人实在是太狠了。上面是改势的影昆仑风眼,偏偏埋葬的又是女人,集天地人三者的阴瘴之气与一体,完全地封住了上古阴煞,让这么一个地方,形成大凶之策,只要黄河水不干,影昆仑不倒,只怕被埋在下面的那个……人,就永世不得超生。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© 2019 http://xiejob.com/ All rights reserved.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

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