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科幻小说 > 黄河鬼棺

黄河鬼棺

第七章 水墙、浮棺2

作者: 南派三叔

    

    少爷屁股一就坐在地上,喘着粗气道:“兜棺材沉,我现在才知道,这棺材可不是铺的沉。”

    我也懒得理会那个口无遮拦的少爷,低头看着圆木棺材,这不知道是什么木质,老大的一截,要长成这么一棵树,可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,没有个几百上千年的时间,不会有什么树木长得这么粗大。

    棺木的两端应该都是锯开的,只是如今木质的纹理早就看不出来,黑黝黝的一片,少爷戴着塑胶防毒手套,在棺木的两端上摸了摸,皱眉道:“老许,真是奇怪了,难道这棺木的两端抹上了防腐剂?”

    我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说:“你见过古代人用防腐剂的吗?”

    黄智华插口道:“我原本是绝对不相信古代人用防腐剂,但现在却不得不相信了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我不解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老许,你糊涂了?”黄智华指着圆木棺材说,“你自己看看,这个棺木表面的树皮,木质的纹理都保持得完整无缺,又没有油漆什么的起保护作用,一块木头放上数千年,居然还那个保持如此地完好,不用防腐剂如何能够做到?”

    在头顶矿工灯的光柱下,我看得很清楚,确实——这具圆木棺材树皮表面的纹理都清晰可见,确实没有腐烂的痕迹,绝对不像是泡在水里数千年的东西。

    一块木头,不管它是什么木质,就算是坚硬的红木,在暗无天日的地下世界埋葬数千年之久,就算里面还保持着完好,表面一定会严重地腐蚀氧化,这是自然现象。确实,这圆木棺材太过于完好了。

    而且,在圆木棺材上,还生长着寄生植物——鬼面蘑菇,这些鬼面蘑菇大概早掉落水里的时候掉了一点,如今似乎比原先少了很多。

    “咝咝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声音?”少爷耳朵尖,惊呼出声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哪里有什么声音了?”黄智华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少爷做了个噤声的手势,我刚才仿佛也听到了什么声音,当即三人屏住呼吸,凝神细听,果然,棺材内再次传来“咝咝”的声音,似乎是极其细微的呼吸声,又仿佛是人睡着了发出的轻微的鼾声……

    棺材内有人?我们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,在这样诡异的地下界中,一具怪异到爆点圆木棺材内,传出了人类的呼吸声——我绝对不相信棺材内有活人!

    难道棺材内居然有着沉睡数千年的公主不成?真是讽刺了!

    我抬头看向黄智华,征求他的意思——他浓浓的剑眉深深地皱在一起,在头顶矿工灯的照耀下,一张脸呈现死人一样的苍白色,嘴唇却在哆嗦。

    “开!”许久——黄智华如同是破釜沉舟一般,用力地挥了挥手,却禁不住语音颤抖:“老许,开,都到了这个地步了,大不了我们三人一起留下给那娘们陪葬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!”少爷跳了起来,大声嚷嚷道:“,谁怕谁?”

    火气上升,不禁胆气也壮了点,我点头,拔出青铜古剑,对着棺材的缝隙内插了进去,我记得很清楚,这个圆木棺材并没有钉上棺材钉,原本棺盖和棺材体还有一条裂缝。可是这个时候,棺材盖子和棺材体却是严丝合缝,一点缝隙都没有。

    不过,我用青铜古剑绕着棺材一圈,确实它没有钉子,也没有封蜡什么的,棺材盖子和棺材体没有连接,只是虚虚地盖在了上面。

    我收起青铜古剑,向黄智华他们招呼了一声,示意他们两个过来帮忙。

    我们三人正准备用力,陡然听到棺材内“啪”的一声轻响,似乎是有什么东西扣动了棺材板,吓得我们三人顿时面如土色,慌忙松开手退了几步。我们三人面面相歭,都不知道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要是换成普通人,只怕早就吓得落荒而逃了,而就算是碰到资深的南爬子,在这样的情况下,也都是对着棺材三跪九叩,然后惶惶然如同是丧家之犬似的退出古墓。

    但是,偏偏就碰到我们三个胆大包天的人,而且,我们已经没有退路,所以,虽然吓得面如土色,却谁也不愿意逃跑或者放弃。

    我们三人等了一阵子,偏偏棺材内连一丝声音都没有,我想了想,嘱咐黄智华道:“你准备好枪,我和少爷来推棺材。”

    黄智华点头,从背后将枪拿了下来,轻轻地拉动扳机,然后全神贯注地对准了棺材,少爷嘟囔着——为什么苦力活都少不了他?在这个时候还能够说出这种话来的,也只有少爷了。

    我和少爷合力,我大喝了一声——“一二三,开!”

    “砰”的一声棺材盖子并不如我们想像中那么沉重,几乎,我和少爷并没有费什么力气,就把棺材盖推开了,我连向里面看一眼的勇气都没有,拉着少爷,迅速地后退了好几步,以防棺材内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爆起伤人。

    “老许,棺材内有人……”少爷急切地说道。

    我如今拉着他已经退后了五六步远,自然是看不清棺材内的情形,闻言没有好气地白了他一眼,我自然知道棺材内有人,棺木本来就是死人的专利,怎么会没有人?问题是,现在棺材内躺着的,到底是不是死人?或者是什么诡异古怪的东西?

    如此一来,黄智华距离棺材最近,他端着枪,出于一个军人训练出来的大胆,他缓缓地向前走了两步,探头向棺材内一看,然后,就看到这个彪悍的军人一脸惊恐,眼珠子都突了出来,飞快地向后面踉跄退去,退了三四步远,脚下一软,整个人都跌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我的嘴里缓缓地流出殷虹的液体,过于紧张之下,将自己的舌头都咬破了。

    我心中狐疑,他到底看到什么了?居然吓成这等模样?就算在我们面对王全胜那样诡异的尸体的时候,他却没有如此失措过。

    “黄先生……你还好吗?”我弱弱地问道,带着三分心虚,我的背上,冷汗早就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黄智华没有回答我的话,抬起一只手来,颤抖着指着棺材,嘴唇动了动,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他这个样子,我更加不敢走过去看个究竟,只是傻愣愣地站着,我不动,少爷也不动,三个人,一具古怪的圆木棺材,就这么在地下世界中,诡异地对峙着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我只感觉我的背心湿透,衣服黏在身上,说不出的难受,我艰难地咽下一口口水,将青铜古剑抓在手中,一步步向棺材走去。

    一步,两步,三步……终于近了,我先是闭上眼睛,然后再睁开——就在我看清楚棺材内东西的时候,我也和黄智华一样,仓皇后退,跌跌撞撞地撞在少爷身上。

    “老许……”少爷扶着我。

    “丫……丫头……”我口干舌燥,费力地举着手,指着棺材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少爷顿时就激动起来,他什么都不在乎,唯有丫头是他的命。当即就一个箭步冲到棺材前。

    我怕少爷有闪失,忙也跟了过去——不错,圆木棺材就算真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,也不至于把我和黄智华吓成这幅模样。一具数千年前的棺材中,躺着的,却是我们的老熟人,这样的震惊,实在不是心脏能够负荷的。

    黄智华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,从地上爬了起来,也再次走到圆木棺材前。

    我不得不佩服我们三人的胆气——真的,以前我都没有发现,我居然如此地大胆,要是换成普通人,碰到这样诡异的情景,只怕早就吓得疯掉了。

    丫头静静地躺在圆木棺材内,依然是我们熟悉的那张面孔,甚至她的嘴角还呆着淡淡的笑容——但是,她的身上却穿着金丝织成的金锦,这衣服我们曾经看到过,当初在广川王陵内,那个白玉棺材内的躺着的尸体身上穿的衣服,也是这种布料,我记得很清楚,这布料坚韧无比,连青铜古剑都伤它分毫不得。

    这就是传说中的金缕衣!

    但是这样的衣服却穿在丫头的身上,和广川王陵里面的金缕衣不同是——这件金缕衣织成了长长的裙子,甚至在裙裾上,还点缀着一块块只有拇指大小纯白色的美玉雕刻成的小饰物,华贵异常。

    “丫头!”少爷已经拧亮了手电筒,对着棺材内照着,我看得很清楚,丫头长长的睫毛,似乎动了一下,这时候,我非常地怀念她那双忽闪忽闪的大眼睛,不知道为什么,我忍不住想起在弱水黄汤的时候,我们掉在水里,她衣衫不整,而我却看到了一些不该看到的东西,她不但没有生气,反而问我——好看吗?

    “好看吗?”丫头那清脆的声音似乎还在耳边回响,可是现在,她却静静地躺在棺材内!

    曾经不知道有多少次,我想要告诉她——好看,真的好看,她是我见过最漂亮的女孩,比我原先的那个婆娘不知道好看多少倍。

    只是现在,我还有机会说吗?

    “丫头……”少爷的泪水顺着脸颊缓缓地滑落,滴入棺材内……

    她不是丫头,绝对不是丫头,她只是数千年前的一具古尸,一个长得像丫头的女孩而已……一个不知道用什么法子保存至今都新鲜无比的古尸。

    我用力地摇头,看着少爷道:“你糊涂了,她不过是那数千年前的古尸,哪里是丫头?要哭,也等找到丫头再哭。”我知道丫头在少爷心中的分量,要是不赶紧解释,天知道这混球会惹出什么事情来。

    “不错!”黄智华也忙帮着解释道。

    少爷迟疑了片刻,半晌才迟疑地问:“老许,你说……这个棺材内的人,不是丫头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丫头!”我肯定地点头,但心里却是一点底都没有,她和丫头实在太像了,不——简直就是一模一样,至少我分辨不出来,这棺材内的人和真正的丫头有什么区别?身材、脸面都是一模一样……

    “,害老子浪费眼泪了,不过,老许,这婆娘长得可真像丫头……”少爷一把抹掉脸上的泪珠子,再次发挥他胡说八道的天赋。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低声解释道:“你又不是没有看到,那个雨夜星空图背景下的穿着金色衣服少女,还有墓室内的浮雕,不都是和丫头出奇的相似吗?那就证明了,这个墓室的主人,本来就长得很像丫头。”我这么安慰少爷的同时,事实上,又何尝不是在自我安慰……

    没事的,丫头一定没事的!这是我自己找的理由,似乎实在是没有说服力。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© 2019 http://xiejob.com/ All rights reserved.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

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