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都市小说 > 我从来都不主动

我从来都不主动

第二百四十六章 二十多岁的人

作者: 不爱吃草的羊

    上一次见到夏晗晴还是在上学期的南京校园歌手大赛上,许安阳当时是评委,和夏晗晴的声乐老师周明轩发生了一点冲突。

    那时许安阳见到夏晗晴,她在舞台上唱了一首玛利亚凯丽的《touch my body》,许安阳觉得这首歌很不适合她,后来在点评时还批评了一番。

    那场比赛,夏晗晴拿到了第二名,以她的唱功是可以拿第一的,显然许安阳的评价和打分起到了一点负面作用。

    但夏晗晴对许安阳的感官还不错,只不过不错归不错,在许安阳给夏晗晴递纸条的时候,她还是把许安阳写有电话号码的纸条撕了个粉碎。

    正因为如此,之后许安阳无缘再得见夏老师。

    他在花丛中风流快活,工作学习又那么忙,哪有时间专门去找她。

    没想到在这间清吧又遇见了,她应该是这间酒吧老板的朋友,给这里提供了装修建议,还过来驻场增加清吧人气。

    不知道她和老板的关系有多深,从刚刚李寒的长相气质来看,应该不是夏老师的菜。

    夏老师自己是艺术学院的,喜欢的是那种有艺术细菌的文艺青年,在感情方面肯定是个理想主义者。

    短短几秒钟,许安阳在脑子里过了一下对夏晗晴的判断。

    许安阳对夏晗晴是没有什么执念的,所以当初联系不上也就联系不上了,而且夏晗晴这种类型,是许安阳重生后避之不及的那种。

    文艺,理想主义,性格倔强容不得沙子,这要是和她搞出点事情,不是要命了?

    许安阳这种表面有点文艺气息,骨子里现实主义,性格油滑,风流多情的,和夏晗晴简直是油水不相溶。

    不过,既然又遇见了,说明两人有缘,许安阳不可能坐视不理,招呼还是要打一个的。

    清吧里的人渐渐多了起来,夏晗晴坐在小舞台上给自己带来的吉他调弦,等人再多一些就开唱。

    等到下面的场子里坐了超过一半位子的人,夏晗晴轻轻拨动琴弦,弹唱了一首鲍勃-迪伦的《blowin'in the wind》,就是电影《阿甘正传》里珍妮在夜总会唱的那首歌。

    “How many roads must a man walk down~

    Before you call him a man?”

    “How many seas must a white dove sail

    Before she sleeps in the sand……”

    夏晗晴唱英文歌的确很不错,吐字发音非常流畅标准,看得出来花过大功夫,而且这首歌本来就比较简单,她驾驭起来自然游刃有余。

    一曲唱完,场子里稀稀落落有一些掌声。

    这首歌也就算是开嗓吧。

    “喂,能不能点歌啊!”

    夏晗晴正想着准备下一首,从场子的角落里有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寻声望去,就看到了举起手的许安阳。

    夏晗晴感觉这人有点眼熟,好像在哪里见过。

    而许安阳已经起身走到了小舞台前,道:“你的声音和唱功一直不错,但选歌总是有点问题。”

    走近了,夏晗晴想起来了,这不是十佳歌手大赛上那个学生评委么?

    当时要不是他指出选歌的问题,夏晗晴应该能拿个第一名。

    不过对于这个评价,夏晗晴还是同意的,她自己也不喜欢那首歌,所以对许安阳印象稍稍好转。

    但既然是好转,就说明之前印象不怎么样,现在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看他这副油里油气的样子,夏晗晴真想冲他翻个大白眼,道:“我是驻唱,不是点唱机。再说我选什么歌是我的自由,我不觉得有什么问题。”

    被硬生生顶了回来,许安阳没有生气,道:“刚刚那首blowing in the wind真的不适合,你看过电影阿甘正传吧?里面那个女主就是在酒吧弹吉他唱的这首歌,但她……”

    许安阳后面的话没说,因为在电影中珍妮是全裸着唱歌的,只是用吉他挡住了身体。

    夏晗晴当然看过《阿甘正传》,立刻明白了许安阳的意思,羞怒道:“我再说一遍,我这里不接受点歌,真想听自己想听的歌,劝你自己唱!”

    许安阳抓了抓脑袋,心想本来是想来搞好关系的,怎么又闹僵了呢?

    可能和这样的女生就是天生八字不合吧,一开口就算说的是平常话,在对方耳朵里也会听出异样来,跟着就是吵架。

    从小到大,这样的女孩子许安阳倒是遇到过不少,但像夏晗晴这么好看的,没有。

    生气时的夏晗晴明显更美,因为她的眼睛,又大又灵,生气时更水汪汪的,惹人怜爱。

    江浙女子的美果然还是动人的,许安阳本来真的只是想打个招呼,突然间就起了坏心。

    “行啊,我自己唱就自己唱,你要是能把话筒给我,我就唱给你听。”

    夏晗晴本来说的是气话,她平日里脾气是很好的,但骨子里脾气很硬。

    因为十佳歌手比赛的缘故,许安阳在他印象里有些花架子,靠一首什么《董小姐》弄成了红人,其实唱的不怎么样,还坐上评委了。

    后来比赛结束后,老师周明轩一直在吐槽许安阳,说他怎么怎么不礼貌,太猖狂。

    夏晗晴和周明轩之间后来的确有不少爱恨纠葛,不过那是她毕业以后的事情,在学生时代夏晗晴对周明轩更多是一种崇拜,崇拜他的能力和才华。

    因为崇拜,所以就能包容他身上的张狂,搞艺术有才华的人,狂一点很正常嘛。

    而没有才华,德不配位,靠关系和运作上台的人,夏晗晴就看不起。

    在她眼里,许安阳就是这类人,至于他搞公司做生意什么的,夏晗晴完全不在乎这些,她一向反感钻在钱眼里的人——虽然学音乐、艺术,最需要的就是钱。

    “好啊,你要是想唱你就唱好了,这里有卡拉OK系统,你自己点歌自己唱。”

    夏晗晴还来劲了,说着将背着吉他起身,把唱歌的位置让给了许安阳。

    许安阳当然不会客气,他接过话筒,和夏晗晴来了个眼神交流,跟着道:“既然如此,我就在这里为大家献唱一曲,我不会唱什么英文歌,我唱一首大家都听得懂的,而且呢给大家送去祝福的一首歌!”

    此时,清吧里人的注意力都被许安阳给吸引了过去,许安阳这人又特别擅长在公众场合讲演,搞氛围,加上朱逸轩等人拱火,很快掌声就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但当许安阳点了歌,音乐响起来的时候,所有人都傻眼了。

    这家伙竟然唱了一首刘德华的《恭喜发财》!

    “我恭喜你发财!我恭喜你精彩!最好的请过来,不好的请走开,礼多人不怪~~~”

    在一个清吧里,唱恭喜发财,让人瞬间感觉来到了过年时的金润发大卖场,清仓大甩卖。

    本来悠扬清净的饮酒聊天环境,被破坏的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夏晗晴气得面色发红,没等许安阳唱完,她就拔掉了麦克风的插头,道:“喂,你唱的什么歌!你是不是来捣乱的?这是我朋友的酒吧,人家今天刚开业,劝你不要乱来。”

    许安阳道:“就是因为人家刚开业,所以我唱一首恭喜发财,希望老板发财啊。当然,你要是不喜欢这首歌,觉得不好听,那我再唱首别的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,你还是别糟蹋别人的歌了,你唱什么都不行。”

    不知怎么,夏晗晴面对许安阳火气挺大,说出来的话也很不中听。

    说完之后,夏晗晴有些后悔,心想自己怎么搞的,好好的说这样的话,很伤人的。

    但许安阳并不生气,道:“既然我不能糟蹋别人的歌,那我唱我自己歌行了吧?”

    说着,许安阳指了指夏晗晴手里的吉他,意思是他要弹唱。

    夏晗晴想,难道要唱那首董小姐吗?不知道他写的董小姐到底是谁。

    许安阳拿过吉他,在弦上拨了几下,感觉不错,“马丁吉他,吉他中最好的品牌之一……这么好的吉他,当然要配一首好歌了。”

    脑子里许安阳早已想好要唱什么歌了,这首歌也是他在行里文艺表演时拿来装逼的歌曲,当初靠这首歌还搞定了一个刚入行的新员工……而这首歌的弹唱,就是夏晗晴教他的。

    开头一个和弦,许安阳开始唱了起来:

    “像我这样优秀的人,本该灿烂过一生。

    怎么二十多年到头来,还在人海里浮沉。

    像我这样聪明的人,早就告别了单纯。

    怎么还是用了一段情,去换一身伤痕。

    像我这样迷茫的人,像我这样寻找的人

    像我这样碌碌无为的人,你还见过多少人……”

    这首《像我这样的人》旋律优美动听,歌词又有很强的感染力,仿佛一个失意者在静静地诉说平凡而不甘的生活,而这又是多少聆听者的心声?

    夏晗晴本来还抱着胳膊想找找看许安阳唱歌方面的瑕疵,结果一听就被歌曲给吸引住了。

    不光是夏晗晴,清吧里本来被许安阳一首《恭喜发财》弄得酒都喝不下去的客人们,也都被这歌曲给吸引,停下聊天和议论,都静静地听。

    本来想过来阻止这场闹剧的李寒,停下了脚步,聆听着歌声等许安阳唱完。

    “……像我这样莫名其妙的人,会不会有人心疼~~”

    唱完最后一句,许安阳用一个扫弦结尾,跟着现场的客人爆发出了热烈的掌声和欢呼,有几个还大声问道,“这是什么歌啊?”“对啊,好好听,但是没有听过。”“叫什么名字?”“你是专业歌手吗?”……

    许安阳心想,这是17年才出来的歌,你们当然没听过。

    要不是自己会的歌实在不多,吉他水平也就会扫扫和弦,去当个原创歌手应该也是能成名的。

    其实就靠会的那几首,许安阳做个小有名气的唱作人还是可以的,毕竟有很多歌手靠着一首歌就能到处混饭吃。

    许安阳只是志不在此而已,对于文娱圈他实在没什么兴趣。

    唱完从小舞台下来,许安阳把吉他还给夏晗晴,道:“怎么样,我唱的还不错吧?”

    夏晗晴从许安阳手里接过吉他,虽然认同他的歌,但嘴上不服输,道:“还行吧,还不错。对了,你今年几岁了?”

    “我?我今年20岁,快21。”

    “才21,怎么就二十多岁的人了?”

    许安阳无语了,还挑我刺?

    “二十一,怎么就不是二十多岁,二十,多一点,就是二十多!”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© 2019 http://xiejob.com/ All rights reserved.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

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