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女频小说 > 空间重生之农门福女

空间重生之农门福女

第二百五十三章 疑心

作者: 禾木火每

    陈雪端起酒碗与顾花语碰一下,仰头将碗里的酒喝尽。

    顾成楠说道:“还好小语专研医书,将自己的身子调好了,小语,二哥敬你。”

    顾花语端起碗碰一下,“谢二哥。”

    顾成楠说道:“谢什么,只希望你能早日查出真相,为你父亲母亲报仇雪恨。”

    顾花语喝口酒,放下酒碗,拿起筷子夹一块牛肉放到嘴里,嚼两下方才说道:“但愿吧,十多年过去了,线索都断了,这事不易,急不来。”

    陈雪看着顾花语问道:“郡主,当年的事,还有幕后……”

    顾花语抬头看向她,点头道;“是,我们看到的,只是表面。龙影卫为皇家所用,事关皇家,避不开皇权与党争,这背后牵扯的人太多,当中盘根错节……又时隔多年,查起来不容易。”

    顾成楠想了想,说道:“若是这样,小语你要注意安危。”

    顾花语说道:“二哥放心,只有护好自己,才能为父母亲报仇,我不会让自己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陈雪看看顾花语,再看看身边的清羽与顾成楠,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四人将两坛酒喝尽,数顾花语与陈雪喝得多。

    清羽让顾成楠不要怂,自己却先醉了,由顾成楠将其送回屋。

    第二天,顾花语醒来已经辰末了,原本计划回去陪吕子钦用中饭的,看来是赶不上了。

    暗道喝酒果然误事。

    顾花语在庄子上吃过中饭,又陪着初一玩了一会,才动身回城。

    车行到城门口,清羽见门口多出许多士兵,说道:“郡主,城门加防了,多了许多兵,城里可能出事了。”

    顾花语掀起窗帘看向城门口,片刻后,说道:“好像准进不准出。”

    清羽点头道,“是,只见人进,不见人出。”

    顾花语放下帘子,说道:“走吧,进城去打听一二。”

    突然封城,难道是韩实他们行动且得手了?如果是,韩实简直是行动派,做事雷厉风行!

    清羽扬着马鞭应道:“是!”

    车进了城,清羽将车慢下来,开口问身边的人,“老伯,门口怎么多了许多官爷?”

    老汉扭头看看清羽,说道:“昨儿夜里出这么大的事,你不知?你是初到京城吧?”

    清羽连连点头,随口奉承道:“老伯眼睛真厉害,小的确实刚进城,进城来探亲的。”

    被人夸赞,老汉脸上的笑容肉眼可见地往上扬,话音跟着软和了不少,“昨儿夜里,不知谁杀了五人摆在保康门的王相府门口。

    今早相府的下人看到后报了官,官府下令封了城。

    小伙子,近来京城频频出事,实乃多事之秋。

    就在前日,英国公府的六爷才被人刺杀,凶手还未抓住,王相府又出事。

    小伙子,没事在家好好呆着,尽量少出门。”

    清羽欠身道谢:“谢谢老伯提醒。”

    清羽赶车往前走一段,顾花语道:“直接去城西,我先去给六爷换药。”

    清羽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:“郡主……”

    顾花语出言制止道:“好好赶车,有什么话,回家再说。”

    清羽点头道:“小的糊涂了。”

    清羽赶着车往城西去,车到清客居,如佶迎过来,兴奋的叫道:“师傅!”

    顾花语问道:“等多久了?”

    如佶道:“小的辰时就在这儿候着了。师傅,王相府出事了!”

    顾花语点点头,淡淡的说道:“嗯,我进城时听人说了。”

    清羽接过话来,“这会儿城门封了,准进不准出。”

    清羽与如佶闲话,顾花语进屋收拾自己。

    不久, 顾花语一身男装与清羽一起进了英国公府。

    进到疏影苑,顾花语听到英国公的声音,对如佶道:“英国公在,咱们先别进去。”

    如佶四下看看,疑问道:”国公爷来了?师傅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说完,如佶走到门房问道:“大勇,国公爷过来了?”

    大勇点头道:“是,来有一刻钟了。”

    如佶转头朝顾花语竖起大拇指,“师傅的听力了不得。”

    顾花语笑而不语。

    如佶带着顾花语绕到疏影苑的后院,等英国公离开后,二人才进到正屋。

    吕子钦见顾花语进来,嘴角往上扬,问道:“在庄子上吃了中饭出发的?”

    顾花语点点头,不好意思的说道:“是,今早起晚了。”

    吕子钦只当她这些日子来回奔波累着了,“这些日子辛苦了,是该好好歇歇。”

    顾花语走到床边坐下,“英国公过来责问你了?”

    吕子钦摇摇头,说道:“责问到没有,他是过来探的口风的。”

    顾花语觉得太好笑了,有些愤然道:“探口风?他想怎样?你差点被人要了命,他不帮你出头,反到来探你口风。他是你的亲祖父吗?”

    吕子钦见顾花语义愤填膺的为自己说话,心暖暖的,伸手握住她的手,“别气了,气坏了不值得。他眼里只有利益,我早习惯了。”

    吕子钦话让顾花语更心痛,紧了紧吕子钦的手,说道:“以前,他们怎么欺你我管不着。往后,他们休想再欺负你。”

    吕子钦的心顿时软成一汪水,说道:“好,往后爷就跟着小语混。好了,不气了!”

    说着,吕子钦抽出手来捏了捏顾花语的鼻子。接着说道:“

    这几日我躺在床上,如轩如轾如佶侍在身边,不曾离开英国公府,他疑心也没用。”

    顾花语问道:“如安呢?这些日子怎么没见如安?”

    吕子钦回道:“如安被我遣出去办事了,没在京城。”

    顾花语哦了一声,没有再问。

    吕子钦说道:“王相府的事惊动朝廷,皇上早朝时大发雷霆,当着满朝文武的面训斥了刘府尹,指派大理寺严查此案。”

    顾花语笑笑,说道:“阮三是王相府的门客,却死在王相府门口,是该好好查查。我到要看看,王相是否经得起查。”

    吕子钦笑道:“你这小脑呆瓜又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顾花语说道:“我在想如何助大理寺一臂之力,李滔的父亲是大理寺少卿,我是不是该约李滔喝喝茶了?”

    吕子钦脱口道:“小语,不准单独见李滔!”

    顾花语扬扬眉,问道:“吃醋了?”

    吕子钦也不嫌丢人,如实道:“嗯,醋了。”

    顾花语没想到他应得这么顺口,到不好多说了,只道,“好吧,我见他的时候带上清羽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见他的时候带上我。”

    顾花语笑道:“我这么不让你放心吗?”

    吕子钦摇摇头,郑重的说道:“对你,我很放心,对李滔,我不放心。我得去看着点。”

    顾花语无奈,“好吧,见他是带上你。”

    吕子钦见顾花语应下,宠溺了说道:“真乖!”接着将话题拉回来:“昨夜的事可能会让他们感到恐惧。小语,接下来,你得谨慎些,我担心他们有所行动。”

    顾花语说道:“你安心养伤,别操心这些。就算他们疑心到我头上,我也不惧他们。别说话,我给你把把脉脉。”

    吕子钦配合的闭上嘴。

    顾花语把完脉,接着查看伤口,见伤口已经结痂。说道:“别人大半个月才能好的,你三天就好得七七八八了。”

    吕子钦低头看眼伤口,问道:“我可以下床自由活动了?”

    顾花语点点头,“可以,你最好不要出门,胡太医可是见过你的伤口的。”

    吕子钦边说边起身道:“无事,我只在疏影苑里走动。”

    王相府,上官老夫人卯时起来,得知苗二水,王鑫,刘四,黄兴,阮三五人被杀,且尸首被抛至相府门口时,人就晕过去了。

    府里上下顿时忙得人仰马翻。

    王相下朝接到家里的信,径直赶回府。

    进门就问道:“大夫过府来了吗?老夫人怎么样?醒过来了没有?”

    下人曲膝道:“回相爷,大夫已过府来为老夫人诊治了。老夫人醒过来了,只是未开口说话。”

    王相去到安福堂,三个儿子,三个儿媳妇侍奉在身边。

    众人见王相进来,纷纷给王相见礼。

    王相问道:“还未开口说话?”

    长子王厚哲欠身道:“回父亲,母亲尚未开口。”

    王相见屋里站满了人,说道:“人既然醒了,就无大碍,都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众人退出去,王相走到床榻边,伸手握住上官老夫人的手,说道:“你与老夫风雨走过几十年,什么事没有经历过?今儿怎的?被这点小事吓晕了?”

    上官老夫人侧头看眼王相,再看向杨嬷嬷。

    杨嬷嬷会意过来,将下人带了出去。

    上官老夫人等下人退下,将手从王相手里抽出来,撑着身子想要坐起来。

    王相忙伸手扶一把,还在上官老夫人身后垫了个靠枕,问道:“你有话要对老夫说?”

    上官老夫人点点头,说道:“相爷,吕六不简单。”

    长时间没有说话,上官老夫人的嗓子有些干涩,说起话来嗓子沙哑。

    王相起身倒了杯水端过来,将茶杯递到上官老夫人面前,“喝点水。”

    上官老夫人就着王相的手连喝了两口,嗓子舒服了很多。

    王相随手将杯子放到床头的矮几上,问道:“吕六怎么了?”

    上官老夫人将之前的事详细的向王相说了。

    王相听后,沉默片刻说道:“这么说来,吕六知道这次刺杀是受你指使。”

    上官老夫人靠着床头,目光落到帷帐的花纹上,幽幽的说道:“他将尸首抛到门口,难道不是告诉妾身,妾身所做的一切,他都知道?

    妾身没想明白,他是如何知道的?事发至今,不过三日。京兆府与兵马司都未查出来,他怎会知道?”

    上官老夫人反反复复的自问,这是她百思不得其解的。

    王相想了想,说道:“这事,老夫看不一定是吕六所为。”

    上官老夫人转头看向王相,问道:“不是吕六?”

    王相点点头,“那日,吕六就算没被击中要害,但箭上有毒,还是大毒。

    吕六中毒生死未卜,他手下的人,应该急于想法救他,而不是追查凶手。”

    经王相提点,上官老夫人的眉头皱得更紧了,接着喃喃道:“不是吕六,那会是谁?”

    夫妻二人陷入沉思,同时看向对方,异口同声道:“难道是皇上?”

    上官老夫人说道:“应该是他,也只能是他,否则,其他人,谁有这个能力?”

    王相想了想,说道:“倘若真是皇上,那他今日在朝堂上大发雷霆又是为什么?

    皇上还点明让大理寺彻查。从皇上震怒的表情来看,并不像是装的。”

    上官老夫人说道:“若不是皇上,又会是谁?谁有这样的能力?这人强大得让人感到害怕。”

    王相的手搓着胡须,微微点头,“这事我来查,你别多想,再别乱出手了。”

    上官老夫人靠了回去,说道:“看着三丫头被一个乡野丫头欺负,妾身哪能不多想……”

    上官老夫人说到这里,重新坐直身来,看向王相问道:“相爷,会不会是那野丫头的人?”

    王相的手顿一下,说道:“极有可能!她回京这事就不简单。”

    上官老夫人将昨日华清宫花会上发生的事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末了说道:“我问了三丫头,那野丫头出手时,离她和怡姐儿有三四丈远,那年糕就像长了眼睛一般定定的飞到她与怡姐儿的头上。在场的人惊得瞪圆双眼。”

    王相眉头微皱,说道:“一个丫头有这样的身手,确实不简单。

    应该是从小勤学苦练练出来的,回头,老夫让人去查查这丫头。

    你要交待三丫头,在没嫁入贤王府前,别去招惹这野丫头,省得节外生枝。”

    上官老夫人点点头,“妾身明白,妾身会看好三丫头,不让她再生事。”

    王相点点头,“这样最好。事已至此,多想无宜,你好生养着,其他事有我。”

    上官老夫人点头应下,“好,妾身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英国公从疏影苑出来,对杜斌吩咐道:“备车,老夫要出去。”

    杜斌转身刚要吩咐,下人过来禀道:“国公爷,贤王过府来了。”

    英国忙迎出去,在影壁处遇上刚下车的贤王。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© 2019 http://xiejob.com/ All rights reserved.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

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